李凡走后,谢云汀打开ipad点进视频软件,在搜索框输入徐廷洲的名字,几条上亿浏览量的视频跃入眼帘。

    “确实挺火。”

    她点进热度最高的视频,空阔昏暗的舞台仅有一束光落在谢云洲身上,他穿着白T牛仔K站定在立麦前,骨节分明的手握紧镶满紫sE水晶的麦克风,薄唇贴近,g净柔和的嗓音回荡在舞台。

    他双眸低垂,歌声里蕴藏缱绻Ai意,台下粉丝安安静静地挥舞手里的应援牌,沉醉在他天籁般的歌声里。

    他唱的是首情歌,俊美的眉眼满是情意,当摄像师的镜头贴近他的脸,缓缓抬眸,屏幕外的谢云汀心脏莫名跳漏半拍,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他正透过屏幕盯着自己,满目浓情。

    谢云汀关上视频,觑向茶桌上娇YAnyu滴的鸢尾花,下意识m0向自己的后颈。

    他也喜欢鸢尾?

    美国洛杉矶—

    希尔顿酒店的VIP套房里,谢云洲刚卸完妆洗完澡疲惫地窝进沙发里,短发和睫毛都Sh漉漉的,周身萦绕还没来得及散去的水汽。

    姐姐现在在g什么?是在公司忙工作,还是在忙着跟赵珩约会?

    对谢云汀的思念已突破最高阈值,反反复复地点击那串熟悉的号码就是不敢打过去。

    她还在生气吗?

    谢云洲咬住手指,一晃神,拇指点进那串号码,屏幕显示正在拨打电话。

    心慌一瞬立即挂断电话,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胆小鬼。”

    他趴在沙发上把脸埋起来,后又隐隐期待谢云汀会打过来,圆圆的杏眼盛满期待。

    一分钟、

    两分钟、

    三分钟,眼里的期待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他就不该心存期待的,谢云汀又不Ai他,怎么可能会...

    嗡嗡—

    手机震动,还没来得及看清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谁,就欣喜万分地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?姐...哦...我知道了,会好好休息保护嗓子的。”

    失望地挂断经纪人打来的电话,谢云洲又把自己深深埋进沙发里叹气,“姐姐,你的狗狗好想你。”